转自 迪点文化

如今,书画作品日渐变得俗中无雅,毫无意趣可言。纵观历史,历朝当代仅有的几位书画界可津津乐道的大家,又有哪个不是因其在书画技艺的传承中有独到建树而名垂青史,可被后世颂扬至今的?在传承和发展艺术的道路上,诸多执牛耳者,靠的绝不是钻营、浮夸,靠忽悠别人给自己带来的名利恍如过眼云烟,很难持久。最终,只有靠作品来诠释自己的书画家,才能够被后人铭记在心上,被载入史册。拂去浮华,回归本真,对自己和历史负责,是当今书画界应当认真对待的实际问题。

如今在社会上行走的众多所谓书画界名流,在行走江湖时展示的一张张名片,就足以使那些不明就里的追随者唬得一溜跟头。光是那些所谓的某某书画研究院的顾问、某某画院的名誉院长、某某大学的客座教授、某某协会的名誉主席,如此等等。多得名片已排列不下,不得不另作背面安排。名头愈来愈多,名片也愈做愈大,加之长发披肩,唐装加身,目无一物的噱头。让接受其名片者不由得“心生敬意”,仰慕之情溢于言表。大家对您的推崇,但最终还是要您留下一些墨宝的。于是乎,那些虚拟的名头再也无法掩盖其虚空的作品实质,轻浮、无力的表演和作秀,让那些原本仰慕者也都大失所望。

当下,诸多书画家,刚走出师门,却考虑的均为“开宗立派”的宏伟蓝图。于是乎,国内“群雄并起”,瞬间多出许多“割据一方”的画派来,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但大多是“说的比唱的还好”,见面不如闻名。

远的不说,单说像齐白石、黄宾虹、李可染、张大千等近现代能叱咤艺术界的“大腕”人物,有几位是因开宗立派而扬名于世的?但谁又能不压心底的敬仰他们呢?当然,近代因画派而闻名的画家也不乏其人。如岭南画派的高剑父、高奇峰、关山月;金陵画派的傅抱石、钱松喦、魏紫熙;长安画派的石鲁、赵望云;现代颇有名望冰雪画派的于志学等等,均可称得上是艺术界泰斗级人物。但人家的画派却不是“喊”出来的,靠的是在艺术上高深的造诣和社会影响力,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结果。也可以说是外界为了便于区分和记忆而归纳总结的结果。

俗话说,只有区域的,才有世界的。一个书画家,要想即对得起自己,又同时对的起历史,就要用自己的艺术成果来说话,内外兼修,功夫多在画外。鲜花一时的鲜艳,但最终还是要归尘归土。到后来大家可以用来做比较的不单单是艺术上的成就,更注重的应该是个人内在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