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未老,艺道方长——王西京

2018-08-16 11:58:43 djx526 3

王西京,一个响亮的名字。在西安,王西京和他的人物画家喻户晓。王西京。让很多西安人骄傲。王西京,不用介绍,肯定来自西安,是西安人。

在当代中国画坛,王西京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人物画家。王西京1946年生于西安像大多数中国画家一样,他最初的艺术实践始于披阅,临摹古今名作,当时,他还只是一位西安美术学院附中的学生。这一阶段,王西京发表了众多的连环画、速写、插图、宣传画等。1977年开始,王西京全面转向独立的人物画创作,先后发表了《作家柳青》、《爱国诗人于右任》、《作家巴金》、《孔乙己》、《阿Q画押》等一系列力作。这是王西京创作的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阶段。在这些作品里,王西京仿佛沉浸在一座座历史纪念碑之中。他全神贯注于历史,忠于历史,力图最大限度的准确准确再现历史。因此,在构思和表现手法上,他采取绝对写实,极力摈除主观情感,将一切内容都强压在历史本身全然不动声色的描绘中。在这些画里,造型起着支配性作用。王西京在造型上起着奋力突破,一扫以往国画人物的程式化、概念化倾向,尽量赋予每一个人物以自己的、安全独特的、符合其时代性格及精神面貌。

1984年王西京为全国第六届美展创作的《远去的足音》引起轰动,这张画也成为后来王西京的代表作品。时值改革开放初期,历史与人们的思想仍然处于迷惘与精神的重负之中。王西京怀着对历史沉重反思的心情,以恢弘的巨制和沉重的笔墨,表现了1889年在北京的谭嗣同,林旭,杨深秀,康广仁,杨锐、刘光第六君子子戊戌变法中,壮怀锐意改革,拯救国难的报国之志而惨遭专制的清政府守旧党杀害的悲壮场面。画面上,临刑前的六君子,形象伟岸,肝胆忠肠,手握镣铐而痛心疾首于民族命运。王西京在题跋中写到:“诸君以身许国,血践改革之业,激励天下,促民族之觉醒,气贯中华,英魂不逝,诚可歌可泣也。”面对这样的情境,谁能不惊心动魄呢?谁能不陷入对历史的深思呢?凡正义的读者,谁又不潸然泪下!

显然,王西京是一位具有强烈的民族精神气节和深沉思想的人物画家。自〈远去的足音〉之后,王西京并没有停止这类题材的创作,他把艺术的目光投向了历史的深层。先后创作了屈原,司马迁,嵇康、阮籍、陶渊明,李白、杜甫、范仲淹、苏轼、文天祥、李清照、辛弃疾、徐渭、郑板桥、蒲松龄、曹雪芹等等追求道德的真理与正义、崇高的人格精神和对国家对民族的高尚灵魂而又凝结着历史的悲剧和忧患意识的人物形象,通过画家的深刻表现,从而划过历史的长空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成为当代人担当民族重任和文明高尚的民族精神的典范。在对历史人物的表现中,王西京笔下的仕女人物,流露着高贵典雅的精神气质,让人们感到画家对民族文化的深情和崇高的心灵境界。除此之外,王西京还创作了不少表现现代革命领袖人物的光辉形象,诸如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毅、邓小平、江泽民等等。

从王西京所倾情表现的众多历史人物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王西京对传统文化中中国文人的风骨精神具有一种内在的难以割舍的情节。历史上创造了伟大艺术的文人,那一位不是光彩照人的风骨人物。风骨精神是中国传统文人崇尚道德,真理与正义,追求自身高尚人格,而不愿屈从专制暴政下丑恶与世俗势力的一种崇高的精神气节和超越自我的人性风采,是中华民族追求高尚的的精神境界的象征。王西京笔下的许多历史人物,正好是这一传统风骨精神的有力证据。这不仅表明王西京对传统文化精神有着深刻的理解、修养和悟性,而就他和他的艺术品格而言,在当代的中国画中,也堪称这一传统文化精神的典型范例。

作为一位人物画家,王西京首先自己是一位具有独立人格精神和独立思想的人物。如果说王西京先天就富有一种艺术的资禀和成就事业的素质的话,那么长安这座生他养他的中国历史故都和忧患与生机并存的时代,对他就显得尤为重要。长安自古帝王都,这里曾经聚集过多少精英人物;这里曾经发生过多少惊天动地的历史事件;这里曾经演过多少历史前进的凯歌;这里曾经历过多少正义与邪恶的斗争;这里曾创造过多少灿烂的历史文化。时间无情的将这一切化为烟云,但长安这座凝聚了中华民族精神气质的历史风韵尤存。寺院、碑林、石刻、绘画艺术、那流传在人们口头不朽的诗歌和历史故事,对于有着艺术的天然性,少年时代就充满贫困、艰辛、苦涩的王西京来说,怎么能不产生丰富的联想呢?王西京靠在建筑工地做苦工的稀微报酬完成了自己的学业。文革中,一个正义的人物,自己的恩师于正常先生被冤屈枪杀的悲剧久久地震惊着他的心灵。每每说到恩师,王西京总是泪眼模糊。刻苦奋进的王西京以他惊人的毅力创作了数十本连环画和数千个人物形象。他上下奔走,四方求索,创立了另世人瞩目的西安中国画院,并担任院长,立志宏杨民族文化精神。他带着自己的画作走向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日本、韩国、欧洲、加拿大、美国以及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所到之处,引起巨大轰动,并受到广泛赞誉;王西京进行学术交流和演讲,成为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他把许多优秀画家团结在自己周围,创造条件发挥他们的艺术才能。由此,王西京在国内外产生了较为深远的影响。并被选为西安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和全国人大代表。

在由荣宝斋出版的大型画册的卷首语中王西京写到:“应该看到传统古典精神中所包含的人的完整、庄严是一种永恒的、不朽的东西。在二十世纪人类历经破碎、彷徨之后,这种完整,庄严将象一面旗帜那样鲜艳夺目,辉煌灿烂。我认为。对我们一代人而言,对传统的无知使对传统的反抗更苍白无力,换言之,我们距传统不是太近,而是太远。”

正如王西京所说的一样:当巨大的落日落日余辉映在茫茫西北高原时,夕阳被踩碎了,于是,画便产生了。这是心对落日的回报。如果说艺术是生命的体验,是身在彼岸而向彼岸的一种超度,那么,画既是心路的历程。从画钟馗捉鬼到为蒲松龄传神,从画《远去的足音》到《天闲云淡》,王西京从抗争到静默,其精神意识,风格气质再一次升华、净化、超越。同时,王西京更加清醒、严肃、执着地走着自己的艺术道路,那埋藏在内心和画中的英雄主义意识,也随着他的进步而变得更深刻、更淡泊、更崇高。

天高为极,大莽日苍,应该说王西京青山未老,艺道方长。长安这块古老神气的土地期待着他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这也是艺术家的初衷。